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 中国城市分两种,有地铁和没地铁

行业新闻

中国城市分两种,有地铁和没地铁

来源:澎湃号 发布日期:2019-08-10 09:43 浏览次数:
中国的城市分为两种,有地铁的,和没有地铁的。
 
中国有663个城市,直辖市4个,地级市293个,县级市366个。而有地铁的城市,只有33个!
 
只有5%的城市有地铁!
 
你住的城市有地铁吗?如果有,恭喜你!
 
虽然 33座城市开通了地铁,但不同城市的地铁,有着不同的Style, 车票价格、运行时间、还有乘车规矩……
 
“花”在地铁——地铁支付费用、方式盘点
 
33座城市中,只有天津、哈尔滨、沈阳采取了区间分段计价,其余城市均按里程分段计费。起步价一般是2元,北京和上海为3元,起步里程在4-6公里不等,超出起步距离后根据路程计算,坐得越远,单位价格越低。
 
2019年,武汉、南京的地铁车票相继涨价,深圳也推出调整地铁车票价格的听证方案,如果深圳的涨价方案得到通过,深圳将成为全国第三个“3元起步”的城市。
 
南京地铁在涨价前是全国最便宜的,2块钱可以坐10公里,3块钱可以坐16公里。从2019年3月31日起,南京地铁票价正式上调,变为2元坐4公里,3元坐9公里。
 
武汉地铁的价格水平原本排在全国低位,仅高于南京,2019年2月1日后采用了2元4公里的新价格,涨价后武汉地铁9公里至48公里票价与广州、深圳、杭州相当,从全国最便宜城市之一涨到最贵之一。
 
合肥地铁则以2元8公里的价格,成为新的全国最低。
 
沈阳2019年3月18日召开的地铁票价调整听证会提出,今后将效仿国内主流模式,将区间分段计价改为里程分段计价,起步价2元乘坐6公里,之后每增加1元可乘坐4、4、6、6、8、8公里,26公里以上每增加8公里增加1元。
 
目前国内地铁票价采用“递远递减”的原则,即乘坐的里程越长,平均下来每公里的票价越便宜。新浪微博推出了一项“地铁是否应该涨价”的投票调查,共有6711人参与投票,其中近96%的人不支持地铁涨价。
 
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可持续城市项目主任刘岱宗认为,地铁涨价涉及日常民生,公众感到不满很自然。但事实上,如果地铁不涨价,入不敷出的部分就要由公共财政补贴,最终还是全体纳税人买单。
 
以南京为例,地铁自2005年开通以来,票价水平基本持平,但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,人工成本一直在增加,设备经过多年使用也已老化,陆续进入大修中修周期。这些因素导致地铁运营和维护成本激增,现行票价政策对地铁运营可持续发展的支撑能力明显下降。
 
2017年,南京地铁营业收入约20亿元,营业成本高达32.1亿元,缺口超过12亿。南京市财政当年给南京地铁补贴了15.18亿元,其中运营亏损补贴14亿元,其余1亿多包括安检补贴、岗位补贴和税费返还。
 
除了用地铁乘车卡外,线上支付方式主要有四种:支付宝、微信、银联卡、专用交通APP。
 
截至2019年6月,支持微信客户端扫码过地铁闸门的城市有:西安、广州、深圳、郑州、宁波;
 
支持支付宝客户端扫码乘地铁的城市有:杭州、西安、南京、郑州、广州;
 
支持信用卡闪付乘地铁的城市有:杭州、广州、东莞等。
 
以下城市需要下载城市地铁官方APP,经APP注册、 绑定支付宝、微信或银联卡之后,再扫码过闸:目前,长春地铁尚未开通扫码进站服务,也不能用线上支付购票,只能使用现金或公交一卡通,不过相信很快就可以了。
 
“行”在地铁——地铁运营时间盘点
 
33座开通了地铁的城市中,线路最多的是北京,一共19条。
 
我们对比了全国所有地铁首班车时间后发现,首班车最早的是北京的8号线(北段),凌晨4:40发车。在凌晨5点之前发出首班车的城市只有北京和上海;5点至6点间发出首班地铁的城市有长春、沈阳、大连、南京、杭州、无锡。乌鲁木齐地铁1号线的首班车时间是北京时间早晨8点,但你可千万别以为是他们睡懒觉,在幅员辽阔的中国,乌鲁木齐所在的东六时区和北京的东八时区相差两个多小时,也就是说北京时间的8点在乌鲁木齐至少是6点。除以上城市以外,全国其余城市地铁首班车在6点至6点半之间。全国所有地铁末班车最晚的是上海的2号线,到达终点徐泾东站的时间是凌晨1点。 除上海外,全国零点以后仍在运营的地铁有北京、深圳、南京、广州、天津、重庆、杭州和成都,这个排序也几乎与全国城市房价成正比。值得注意的是,全国地铁末班车时间最早的哈尔滨也是在晚上10点以后,这个时间很大程度上方便了人们的出行。
 
(需要提醒大家,以上的首末班车时间不是该城市所有地铁线路的统一时间,而是该城市最早/晚的某一条运行时间。)
 
近年来,是否有必要将地铁的运营时间调整到零点后成为网民的热议话题。但延长地铁运营时间会增加运营成本,目前全国大多数城市的地铁都处于亏损状态,晚上总体客流量下降,延长运营时间会扩大亏损;从技术上讲,为保证地铁运行安全,地铁公司需要对机车和轨道进行日常技术检修。延长运营时间,将会缩短技术检修时间,无法保证运行安全。全球大都市相比,纽约的地铁系统开通24小时全天运营,东京和伦敦的地铁晚上结束的比上海更晚,分别运营至凌晨01:18和01:28。
 
“吃”在地铁——地铁“禁食令”盘点
 
33个城市中,有29个城市明文规定,禁止在地铁车厢内饮食,占87%。其余4个城市长春、济南、天津、哈尔滨,不论是在相关管理条例还是在乘客守则中,都未有明确的“禁食”规定。“禁食令”严厉程度不一 各城市有所区别
 
守则属行为规范类公文,是从必须的角度上制定的规范人们行为的条文,更多是道德层面的倡导;而条例属于地方法律规范性文件或行政规范文书,违反条例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 
包括北京在内的10座城市将禁食规定归到 “乘客守则”当中,其他19座城市则把禁食规定列入“条例”或“管理办法”,更有像成都、无锡、合肥、南宁和大连这样的城市,在地区轨道交通管理条例和乘客守则中,同时明确了禁食规定。
 
南京地铁部门对饮食的规定具体到“禁止喝瓶装饮料,包括自带白开水和茶水也不被允许饮用”,但对于病人、孕妇等特殊人员不会给予处罚。对于违规在车厢内饮食的乘客,地铁交通设施保护办公室的执法人员则依据现场情况处罚,一般是给予行政警告或者罚款,罚款金额从20到100元不等。
 
各城市对于地铁内饮食的处罚措施以责令改正为主,如拒不改正,将处以一定金额的罚款。
 
在19座颁布了具体条例的城市中,除沈阳、石家庄和乌鲁木齐三个城市没有明确规定之外,其他城市的罚款金额普遍在10元至数百元不等,其中深圳、南宁和福州,惩处力度较大,最高达到了500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部分城市在处理禁食问题时显得更具弹性。2010版的《广州地铁乘坐守则》曾明确规定“禁止在车厢内饮食”,但在2016年重新修订时,考虑到部分乘客有实际进食需求,如低血糖患者、肠胃病患者等特殊乘客需要通过进食缓解不适,对规定进行了人性化的修改,将“禁止在列车上进食”的说法改为“禁止在列车上食用有刺激性气味的食品”,放宽了标准。
 
由此可见,相对于 “条例”和“管理办法”,“守则”的变化显得更具人情味。但没有法律效力,是否就意味着可以在地铁上放开胆子吃吃喝喝了呢?
 
显然并非如此。北京今年5月15日开始实施《北京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》和《关于对轨道交通不文明乘车行为记录个人信用不良信息的实施意见》,如果乘客无视地铁规定,且不接受劝阻,地铁运营单位有权拒绝提供乘车服务,同时通报交通执法部门和公安机关,记录个人信用不良信息。
 
看来,要想在人来人往的地铁中活得自在,适度规约自己的行为才是王道啊!